+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万能看官网下载安装

万能看官网下载安装

为回府休养事,云锦和四阿哥一同尖向太后提出请求,忧后虽然还有几分不舍,但也知道云锦留在这里时候太久了也不合规矩所以将太医宣来,经过详细的、再三的询问之后,确认了即使经过从宫里到雍亲毒府里这一段“漫长”车马劳顿,只要多加注意,对云锦的腰伤也不会有什么妨碍之后,太后终于点头放了行。

当然出宫之事,也不是说走就走的,太后是同意了,还要跟康熙和贵女攒娘说,还要与元寿和乐之依依惜别,还要等着太后赐下各种高档保养品和宫中秘制的去疤美容圣品,所以等云锦真的离开之时,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儿,随同她一起回府的,除了那些个大包小裹的宫中赏赐之外,还附赠了驻府太医一名。

将太医交由李管家去安排住处,云锦则是坐着轿子直接进了内宅,在翠屏和绿语的小心扶持下,缓缓走了下来,接受着大家的迎接。

“给扭祜禄侧福晋请安。”

头一个。上来请安见礼的当然是李氏。

“快,把你们主子扶起来”云锦对李氏时的下人们吩咐着,然后又笑着对她说道,“我这腰还使不得力,不能亲自去扶姐姐,还请姐姐不要见怪

“妹妹言重了,这话我可不敢当。”李氏站起身来笑了笑说道,“倒是弘时因为要上学,要晚些时候才能给妹妹见礼,还望妹妹不要见怪才是

“自家姐姐间说什么敢当不敢当的话,没的到显得生分了云锦也笑了笑说道,“再说弘时阿哥上学是正事,我又有什么可见怪的了?。

“妹妹不怪就好”。李氏笑了笑,然后又一脸关心的看着云锦问道,“怎么?过了这么些日子,妹妹这腰还没好利索?”

“都说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哪里有那么快的?”云锦笑着说道。“不过因着太后抬爱,让我得以在宫中休养了这么些日子,现下倒也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行动间还需注意些

“既如此,妹妹回府后也要好生歇着才是。”李氏还是满脸的关心。

“天申给扭祜禄额娘请安这时天申却走上前来给云锦见礼。

超卡哇伊小妹妹活力四射

“快起来吧云锦对李氏笑了笑,把目光转向天申笑着对他说道,“什么时候天申跟扭祜禄额娘也这么拘礼了?。

“扭祜禄额娘”天卓冲云锦皮皮的一笑说道,“你可给天申带好东西回来了?。

“天申”。联氏忍不住开口呵斥道,“不许这么没规矩

“没事儿”。云锦对耿氏摇了摇头,又对天申笑笑说道,“少不了你的就走了,咱们府里的孩子人人有份儿,一会儿等我找出来给你们。还有以晴”云锦看着牵着巧曼的手,站在一旁的以晴,笑着说道“不只是我给你的,还有太后和皇上给你的,我都一并带回来了。”

“以晴谢过小四婶”以晴牵着巧曼的手,走上前先谢过云锦,然后见礼请安,“以晴和巧曼给小四婶请安。”

“好,起来吧。”云锦笑着点了点头,对巧曼招了招手说道,“巧曼,到小四婶这儿来

小四婶”。巧曼迈着小腿走到云锦身边,抬头看着她,张开两只小手说道,“抱抱。”

“巧曼乖,让你安嫉嫉抱着云锦估计巧曼是站累了。于是示意她的供奉嫉毋安毋嫉,也就是以前延禧宫里的静雪过来抱着她。

“以晴”。云锦与巧曼贴了贴脸亲热过之后,又看向以晴笑着问道,“你这些日子过的可好吗?。

“谢小四婶关心,以晴过的很好。万能看官网下载安装”以晴对着云锦又行了一礼说道。

“嗯”。云锦点了点头。又看看四周问道,“安之呢?怎么没把他带来?”

“回主子话”绿语忙回话道,“爷说小主子性子急,怕会撞到您的腰,所以今儿个特意派人来交待先别带他过来的

“他那么点儿大的孩子,又何至于了?”云锦心下虽然感动于四阿哥的体贴,但面上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奴婢给钮祜禄侧福晋请安这时耿氏和宋氏才走上前来行礼。

“两位妹妹请起云锦笑着说道,“这些日子劳你们协助李姐姐处理府务,也是辛苦了。”

“奴婢不敢当辛苦二字”宋氏恭敬的说道,“其实奴婢资质愚钝,在府务上实在帮不上什么忙,所谓协助,也不过是听命从事而已,实在是谈不上什么辛苦。”

“要说辛苦”耿氏也赶紧说道,“还得是李侧福晋,这些日子府里之所以能这么平静,也是仗着李侧福晋大事小事的操心。”

“李姐姐的辛苦我自然是知道的云锦看着李氏笑了笑说道。

“主子”。翠屏轻声提醒云锦道,“太医说您不能久站。”

“是啊,主子”。绿语也忙说道,“爷也有嘱咐,让您一回府就到稻香村歇着呢。”

“瞧你们,我哪里就有这么娇贵了?。云锦轻责了翠屏和绿语一句,然后对眼并的众人说道,“这事儿也是怨我,看见大家光顾着高兴了,居然让大家跟着我站了这么久,如果大家不嫌弃的话,就请到我那稻香村坐坐吧

“妹妹这话就说远了”。李氏笑着说道,“你那里连爷都是愿意常去的,更何况是我们了,只是妹妹有伤在身,需要静养,去的人多了怕是会吵到你,不如你看着有话要跟谁说,就叫谁过去吧。”

“到底是姐姐体贴妹妹”。云锦见李氏还凡副管家***样午。淡淡的笑说道,“也好。我也确哭女有此累了,一时也没什么话想单独跟谁说的,不如这样,有话要跟我说的,就请随我到稻香村坐坐,如果暂时没有,那就等改日,我再找大家闲叙。”

“既然扭祜禄侧福晋累了,我看我们就不要去打扰了”李氏忙对其他人说道。“就是有话要说,也不用非赶现在,改天也是一样。”

“奴婢原也没什么话说”耿氏笑笑说道,“看到钮祜禄侧福晋的伤势没什么大碍,奴婢就很高兴了。”

“既是这样,那我就回去歇着了”云锦看了看众人,笑着说道,“改天再找大家叙谈。”

“妹妹请便”李氏笑着对云锦说道,“你只管好生休养身子。别为了那些个琐事操心。”

回到了稻香村,让安嫉据把巧曼带回去,云锦也在翠屏和绿语的心扶持下回到了四阿哥和自己的卧室。

“主子”绿语一边和翠屏一起服侍着云锦换上家居的衣物,一边愤愤不平的说道,“李侧福晋也太不象话了,她这不是明摆着不想把管理府务的权力交回来嘛。”

“你生的什么气?”翠屏白了绿语一眼说道,“那府务是她想管就能管的吗?就算的们主子不说话,爷也会说话的。”

“其实她要是真能把这个府务管好,我到乐得轻松呢”云锦淡淡的说道,“左右我也不是个爱操心的人。”

“主子,您可不能这么想”绿语赶忙说道,“就李侧福晋那人性。真要让她掌了府,还不把可着劲儿的挤对您啊,您就是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几个小主子想啊。”

“我也不过是那么一说”云锦抬手卸着头上的钗环,淡淡的说道,“既然已经成了皇室的一员了,又哪里能躲的了清静呢。”

“郡主子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让李氏把权交回来呢?”绿语疑惑的问道。

“这个权力是爷交给她的,要收回来也要由爷发话才好”这时翠屏已经上前来接手往下卸云锦头上的首饰了,云锦就将手上、腕上的装饰一一取下来放在桌上,“再说,我也真想歇几天,一来是要好生养着我的腰,二来是有些事儿我也不太想自己去办。”

翠屏见云锦不往下说了。也就不再问了,绿语还有些要开口的意思,被翠屏一个眼色使过去,也闭上了嘴。等云锦的衣服也换好了,首饰也都拿下来了,翠屏就扶持着她往抚那边走去,绿语赶紧从坑柜里拿出几床被褥来,在炮上铺好,然后也来扶着云锦,让她缓缓的卧在上面,两个按照太医所教的方法,给云锦按起腰来。

按好之后,翠屏和绿语又重新给云锦绑好护腰带,扶着她靠着墙坐好,当然后面是垫了几层被褥的。

“好了”云锦觉得自己的腰按过之的,轻松了许多,也来了精神,就吩咐绿语道,“你去把安之带过来吧。”

“是”绿语笑着点头说道。小主子这些日子也一直在念着主子呢。”

“只怕是念着他的阿玛更多些吧。”云锦笑笑说道。

“主子真是的”绿语摇着头说道,“这个醋您也吃?放心吧,依奴婢听着小主子念着您的时候,可是比念着爷的时候多。”

“行了,我自己的儿子我还不知道嘛”云锦也摇着头笑着说道,“你赶紧去把他抱来吧,这些日子不见了。我倒是真有些想他了。”

“是,奴婢这不就去了嘛。”绿语笑着走出了屋门。

“翠屏”等绿语走出去之后,云锦对翠屏说道,“咱们既然已经回府了,等我跟爷说说,你和李卫的事儿,也该挑今日子办了。”

“主子”翠屏红着脸说道,“等您腰好了以后再说吧。”

“你不知道”云锦对翠屏说道,“这次避暑皇上点了爷扈从,如果不抢着在此之前先把你的事儿办了,这一下子又要错过一年了。”

“错过就错过吧”翠屏低着头说道。“奴婢不急。”

“你不急,李卫可是急的”云锦笑笑说道,“他的年纪也是不了,想来家里边肯定也是催着他续弦呢,我怕拖的时候久了,再出什么差子。”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奴婢就不嫁了。”翠屏摇了摇头说道。

“行了,我是你的主子,这事儿就由我看着办吧”云锦笑着看了看翠屏说道,“你就等着上花轿吧。”

“主子。”翠屏头垂的更低了。

“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云锦动了动身子,换了个姿势靠着,“估计你嫁出去那会儿,咱们府里也要进人了。”

“主子”翠屏一边帮云锦调整着后面被褥,一边问道,“您说的进人,指的是?”

“你忘了”云锦笑笑说道。“去年宫里就给爷赐了两个格格,结果因为这事儿那事儿的,一直拖到现在都没办,我想着这事儿也拖的太久了,索性趁这个时候一并办了吧。

“主子刚才说不想自己去办的事儿,就是这一宗吗?”翠屏想了想问道。

“可不是嘛”云锦笑笑说道,“虽是格格,总也是宫里赐来的,总不能弄得寒酸了,只是我这腰不做劲儿,怕是劳烦不起,既然李氏愿意管事儿,那就让她来好了。

云锦不想现在就把权接回来,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这次去避暑,四阿哥也要带着自己,到时候府里的事儿还是要交给李氏来主管的,与其这时候收回权来再交出去,然后等到避暑回来再往回收,还不如一直让她管到避暑回来后再说也就罢了,也省得出了岔子妄任分不清。只是现在自己要一同去避暑的事儿还没完全定下来,虽说四阿哥的话不太可能会更改,但云锦还是不想随便说出来。

“这样也好”翠屏笑了笑说道,“到时候办的是好是歹,总有李侧福晋顶着,与主子没什么相干。”

“绿语那边”云锦跟翠屏嘱咐道,“你记得提点一下,别让她在外面乱说话。”

“主子放心吧。”翠屏点头说道,“绿语虽然不太沉稳,但却不是个会在外人面前多嘴瑰”

“唉,这个丫头什么都好”云锦叹了一口气说道,“就是差在有失沉稳这一条上了,虽说现在有我照应着,但你也看出来了,有些人有些地方我自身也是难保的,更别说要保住她了,你趁着没出嫁之前好生调教着她些,我还指望着她接你的班呢。”

“是,奴婢遵命”翠屏对云锦行了个礼说道,“奴婢一定会把这里面的利害关系跟绿语说清楚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云锦点了点头。

“主子”正在这时,绿语在外面说道,“我把宝之一见到云锦,就在绿语的怀里呆不住了,一个,劲的喊着往出蹿,“额娘回来了。”

“小主子,小祖宗,您轻着些。”绿语被在自己怀里上窜下跳的安之闹了个。手忙脚乱,赶紧将他放在坑上,却没有马上撒手,把着说道,“你额娘身上有伤,你不能使劲儿碰她,不然她会疼的,知道吗?”

“知道了”安之不耐烦的从绿语的手中往出挣扎。

“来,你就在这儿坐着。”绿语想了想还是不放心,怕自己一松开,安之就会狠命的扑到云锦身上,所以就抱着他,将他放在云锦的身边。

“额娘!”安之一到云锦身边,立时就往云锦的身上趴去。

小主子”绿语赶紧把安之抓下来,“奴婢网说的话,您就忘了?看弄疼了你额娘。”

“没事儿”云锦笑笑,伸手拉过安之的小手来,对绿语说道,“把他放到我身边吧。”

“主子,您可小心着些啊”绿语小心的将安之摆在云锦的身边,又叮嘱他道,“小主子,千万不要再往你额娘身上去了啊,她身上有伤,不能碰,碰了会疼的。”

“好了,我会注意的”云锦笑着对翠屏和绿语说道,“你们下去吧,让我们娘俩儿呆一会儿。”

“是。”翠屏和绿语答应一声退出去,临出门之前,绿语还不放心的对云锦说道,“主子,您小心您那腰啊。”

“知道了。”云锦冲绿语笑笑,看着她被翠屏拉了出去。

“额娘”安之这时候却伸手来扯云锦手上包着的棉布,边扯边说道,“不要这个。”

“安之乖”云锦把着安之的手,笑着对他说道,“额娘手上有伤,一定要包着才能好。”

“伤?”安之疑惑的看着云锦。

“是啊”云锦笑着点了点安之以前被摔破过膝盖说道,“就象安之这里伤到一样,额娘的手也伤到了。”

“额娘疼吗?”安之忙用小嘴在云锦的手上呼气,“安之给额娘呼呼。”

“有安之呼呼,额娘就不疼了。”云锦笑着将安之抱到了自己的腿上,笑着问他道,“安之想额娘了没有?”

“想了。”安之使劲点着他的小脑袋。

“哪儿想了?”云锦继续问道。

“这里想了。”安之拍拍胸口说道。

“是这里吗?是这里吗?”云锦忍不住将安之举了起来,将头埋进他的小胸膛里蹭着他说道,“原来安之是心里想额娘啊。”

安之被云锦蹭的发痒,不时“咯咯”的笑出声来,这清脆欢畅的笑声也让云锦的心里很是舒服。

“你做什么呢?”正当云锦和安之的母子互动的起劲儿的时候,一声断喝打断了这种温馨。

云锦被突如其来的直发抖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安之搂在怀里,然后才抬头看过去,这才发现是四阿哥沉着脸走过来了。

“阿玛!”安之也看到了四阿哥,从云锦的怀里一跃而起,奔着他就扑过去了,“阿玛,额娘回来了。”

“爷,您怎么这时候回来了?”云锦疑惑的看着四阿哥网问了一句,就看到四阿哥接过安之来,朝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不由得惊呼一声,“爷,你做什么?”

“哼!”四阿哥顺手将安之扔到炕里面,瞪着云锦说道,“你不要你的腰了,刚回来就这么折腾!”

“云锦也没做什么嘛。”云锦让四阿哥瞪的缩了缩身小声说道。

“还说没什么?”四阿哥推开又往自己身上非来的安之,冷冷的看着云锦说道,“是谁刚才在举着安之呢?这是你现在能做的吗?”

“安之又不沉,有什么要紧?”云锦小声嘟嚷一句,见四阿哥冷冷的目光射过来,忙讨好的对他笑着说道,“好了,是云锦错了,云锦不该不爱惜自己。”

“多。”四阿哥又把挂在自己身上的安之扯了下来。

“安之过来。

往常有四阿哥在的时候,云锦叫安之是叫不过来的,因为他根本就是充耳不闻的,可是这回想来是因为有些日子没见云锦了,所以安之晃着头,看看云锦,又看看四阿哥,一副犹豫不定的样子。

“你又要做什么?”四阿哥却没有犹豫,直接伸手把住了安之,瞪了云锦一眼。

“云锦没要做什么啊?”云锦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四阿哥说道,“云锦只是想看着安之,好让爷能换衣服罢了。”

“爷养着那么多下人,是白花着银米的吗?”四阿哥对外叫了一声,“翠屏绿语进来。”

“爷。”翠屏和绿语应声快步走了进来。

“把这小子抱到一边去”四阿哥将趁机赖在自己怀里的安之扯出来扔给绿语,然后又对翠屏说道,“给爷换衣服。”

“绿语”云锦身子一动,正想下炕,被四阿哥眼刀一扫,又老实的坐回去了,看看在绿语怀里边蹦边喊“阿玛”的安之,招手叫道,“把安之抱过来吧。”

绿语赶紧将安之抱到云锦身边,但却还是把着他,不过这时安之已经不想往云锦的身上扑了,他的注意力全在四阿哥那儿,不只是眼神一直跟随着他移动小手也一直冲那边伸着小脚更是蹬的坑上坪坪做响,

“安之”看到安之见了阿玛忘了额娘的德性,云锦气得伸手到绿语的怀中去拧安之的小脸蛋,“你个坏小子,见了阿玛就忘了额娘。”

“阿玛”安之连看都不看云锦,还是对着四阿哥深情的呼唤,“安之要阿玛。”

“小坏蛋”云锦不甘心的将安之的小脸硬扳过来,让他面对着自己,恨恨的对他说道,“你要阿玛,就不要额娘了吗?”

“安之要额娘”安之看了看云锦,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嫩嫩的说了句,还没等云锦笑容上脸,他又拧过身去,对着四阿哥张开了手,“安之也要阿玛。”

判。没良心的”云锦气的用手指戳了戳安之的脑门,然后看到自己手上包着的棉布,眼珠一转,马上捧着手痛呼一声说道,“哎哟,额娘的手又疼了。”

“主子,怎么了?让奴婢看看。”绿语忙将安之放到一边,就要来查看云锦的手。

云锦偷偷的掐了一把绿语,暗暗的冲她使个眼色,绿语这才恍然,啼笑皆非的看着云锦。云锦也觉得自己此举很有些幼稚,正不好意思呢,安之却已经扑了过来。

“额娘哪疼?安之帮额娘呼呼。”安之这下也不闹着找四阿哥了,而是一脸认真的对着云锦的手上呼呼的吹气。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四阿哥这时已经换完衣服了,吩咐翠屏和绿语退下之后,瞪着云锦说道,“瞧你这个出息,居然跟儿子使起苦肉计来了。”

“管它什么计,好使就行呗”云锦不好意思的随口说了一句,然后赶紧转移话题问四阿哥道。“爷,您今儿个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皇阿玛让我们去拜奠明朝诸陵,今儿个早回来是做做准备的。”四阿哥上坑挨着坐了下来。伸手将安之捞起来放到自己腿上,然后说道。

“你们?”云锦疑惑着问道,“你们是谁啊?”

“还能有谁?”四阿哥淡淡的说道,“就是我们这些皇子呗。皇阿玛说距他上次去明朝十三陵有四十年了,怕陵寝会有毁坏之处,或者看守的人等有棘忽之处,所以叫我们去看看。”

“要去多久?”云锦问道,“我叫人来给爷收拾行装吧。”

云锦本想着跟四阿哥说李卫和翠屏的事儿呢,现在也只好等他回来以后再说了。

“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又不是多远,很快就回来了。”四阿哥坐那儿没动,淡淡的说道,“还是先说说你吧。接你回府来,并不是说你那腰就好了,你也要注意些,难道真想落个病根吗?”

“是”云锦心下感动,靠在四阿哥的身上说道,“云锦知错了,以后一定小心。”

“嗯”四阿哥看了看正用全身力气与自己的一只手较劲儿的安之,眼底泛起了一丝笑意,“这些日子你好生休养着吧,把身子养好了,才能跟我一起去避暑。”

“说到这个”云锦听了四阿哥这话。赶忙对他说道,“云锦也要请爷的示下,既然爷让云锦好生休养,那府里的事务还是让李姐姐她们继续管吧。”

“也好”四阿哥想了想点头说道,“反正咱们去避暑的时候也要交给她的。”

“那”云锦看了看四阿哥说道,“两个格格进府的事儿,也交给她们来办了?”

“行”四阿哥扭过头来看了云锦一会线,又回过头来继续用手跟安之较劲儿,无所谓的说道。“你看着办就走了。”

古凯婷贱耕赞嘛望端捞咖谴鹏齿逛匹古楚逸韵”投出的评价票,感谢“山上女大王”的催更票。

另外,“张忆鸣”投出的四张催更票,之锦也看到了,只是你选的是口。的字数啊,之锦实在是达不到,只能望之兴叹了,不过还是要在此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