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言希的强势之词,令眼前几名闹事者感到心慌,他们的表情开始裂了,不再是刚才那种底气十足的坚定。

   蓝言希双手环在胸前,在审询桌前来回走了两步,冷笑着开口:“这原本是蓝家内部的矛盾,如今被们一闹,们也被卷进来了,我两个叔叔是在找替罪羊,就算们只字不吐,我也一定能查出们有着怎样的交易,法律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根深蒂固,良知也该如此,枉们还是蓝氏集团的精锐骨干,我爷爷是什么样的人,们应该清楚,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辞退们,一定是们受了某些人的蛊惑,才会抛弃了良知,变成了无理取闹的施暴者。”

   蓝言希的声音不大,但却字字如针,扎在这些人的心底,令他们羞愧又难堪。

   “蓝小姐,这样说,没证据。”终于,有个人建设了一下心理,说出了反驳的话。

   旁边站着的楚冽适当的开腔:“证据只是时间问题,等们拘留几天后出来,我肯定能找到证据的,如果等到证据出来,们想坦白从宽,都没有机会了。”

   那几个人见楚冽面无表情的忠告,表情又是一变,开始惶恐了起来。

   “行,那我们法庭上再见吧。”蓝言希转身往外走去,楚冽跟着走了。

   走出审询室,蓝言希紧绷着的心弦也没能放松,楚冽在旁边安慰她:“蓝小姐,别着急,我现在就派人去收集证据,一定会让真象浮出水面的。”

   “楚副官,那就有劳了,这件事情是我们蓝家内部的矛盾,本不该让跑腿的,可我现在一个人与两个叔叔对抗,真的有心无力。”蓝言希无比感激的说道。

   “蓝小姐客气了,看在为我和程媛做媒的份上,我也会全力帮解决困难的,不然,程媛可不饶我。”楚冽开玩笑的说道。

   蓝言希抿唇笑了起来:“那看来,我得好好感谢程媛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楚冽吓的脸色一急。

   蕾丝长裙美女的清纯唯美图

   蓝言希更觉的好笑,看样子,楚冽是怕程媛会生气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她和楚冽未来的生活肯定会很幸福的,男人能够尊重自己的女人,就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了。

   蓝言希下一步的计划,是去见现任蓝氏集团总裁的林屹文先生。

   林屹文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工作能力很强悍,对蓝老爷子抱有敬重的态度,所以,对蓝言希,他也客气万分。

   在公司会议室内,林屹文推了推他的金框眼镜,脸色沉重的开口:“蓝小姐,不瞒说,如果今天不来找我,我过两天也是要联系的,有人给我寄了恐吓信,不止一次,就这一个月,就有三次,说实话,我从业这么多年,以前在国外任职,也没有遇到这么荒唐的事情,所以,我想请蓝小姐替我调查一下这件事情。”

   蓝言希听到林屹文的话,神情惊震:“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可以给我看看那些信是什么内容吗?”

   林屹文立即回办公室拿了三份拆开的信封过来:“没写内容,就是烧了我的照片,还有就是剪了几张照片,但目的很明确,这是对我人身攻击,这两天,我心里惶恐,不知道是得罪了谁,竟然会有人想用这种办法来吓唬我。”

   蓝言希看了那三张照片,眉儿像是打了一个死结一般,她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面向窗外,看着脚下车水马龙,好一会儿,才发表意见:“林先生,我怀疑这是我叔叔干的,他们不甘心公司被捐,想尽一切办法制造乱事,目的就是想让公司跨掉,为此,他们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的叔叔?”林屹文立即惊讶了。

   “没错,就是他们,林先生,目前公司经营状况如何,没有遇到什么阻碣吧?”蓝言希关切的问道。

   林屹文摇了摇头:“公司经营一切良好,前段时间,洛氏集团的总裁洛锦御先生向我们抛来了橄榄枝,为我们拓展了几个海外项目,我们跟对方交涉的挺好的,目前有望合作。”

   蓝言希知道洛锦御是谁,她不由的满怀感激,她觉的,这其中肯定有凌墨锋的游说功劳,爷爷去逝了,公司的发展,也一定是他记挂的事情,他嘴上没说,可行动上,却处处都在体现着,这种深沉的关爱,让蓝言希心尖轻颤,恨不能现在就跑到他的身边,用力的抱抱他。

   “林先生,公司的发展,还请多费心思了。”蓝言希诚意感谢。

   “蓝小姐说的哪里话,我很荣幸,能够被聘请出任总裁一职,公司前景指日可待,希望在蓝小姐和总统先生的关照下,能够通过公司赚来的钱,服务更多有需要的人。”

   “爷爷眼光果然独到,林先生胸怀大成,又充满大爱,这才是公司最大的希望。”蓝言希感慨的发出感言。

   “我们目标是一致的,致力慈善事业,让我们的国家变的更好更强大。”林屹文神情也有些激动,他觉的蓝言希年纪轻轻就开始关心慈善事业,这真的是总统先生最好的贤内助,也是蓝老爷子细心栽培的目的所在。

   “恐吓信,我会让人去调查的,如果公司有人闹事,还请及时告知,公司的事,我不会袖手旁观的。”蓝言希一脸真诚的望着林屹文说道。

   “好的,有蓝小姐的关照,我们一定能度过这次难关。”林屹文也十分有信心。

   天色渐黑,蓝言希今天做了一天的事情,回到家,已经累的不行了,她躺坐在沙发上,目光盯着天花板,失去了爷爷的支撑,一切都需要靠她自己了,以前,在蓝家,她只和同一辈的人战斗,如今,她要面对的却是两个长辈的为难。

   “我会让们重新认识我的。”蓝言希喃喃自语,她觉的两个叔叔一定觉的她年轻好欺负,又觉的她现在身份包袱太重了,不敢轻易迎战,他们想错了,蓝言希如果是那么胆小怕事的人,她就不可能走到今天,在蓝家就已经没命了。

   凌墨锋是在晚上十点多回来的,带着满身的疲倦之色,工作的压力,无处不在,压的人无法喘息,可却也激励着人不停的前进,沿途风景纵然布满了棘刺,却也能在隙缝中开出花来。

   推开卧室的门,凌墨锋看到床上和衣睡觉的蓝言希。

   她的身上还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装,白色的衫衣,黑色的a字裙,就连扎着的头发都来不及取下来,就这样侧着身子,在床上睡着了。

   男人眸色微愕,脚步不由自主的放轻了,他走到床边,倾下身躯,目光温柔的凝视着她睡的香甜的俏脸。

   卷跷的长睫,浓密如扇,遮盖了她清澈明亮的眼睛,挺俏的鼻子下,润泽的唇片,犹如花瓣一样嫣红。

   凌墨锋安静的欣赏着她的睡颜,心里说不出来的心疼了。

   她今天的行程,他全部都知道的,甚至在百忙之中,还抽空了解了她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蓝家那两位叔叔真是欺人太甚了,这是摆明了要来欺负她。

   凌墨锋真的很想将针对她的人直接清掉,可是,他施于仁政,在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对方有罪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直接出手的。

   他曾经对老总统的行为深恶痛绝,他也发过誓,绝对不会重走他的旧路,这个国家还充满希望,他会找到办法来制压的,绝对不能让他们继续猖狂。

   “嗯……”睡梦中,蓝言希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噩梦,她打了一个轻颤。

Categories : 未分类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