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乔安安还是第一次喝醉酒,所以,毫无意识的她,根本不知道此刻身在处何,她只是觉的有些难受,身边有什么她就抓什么,因为她很没有安感,只能抱住身边的任何东西。

洛北渊浑身一僵,发现女人的双手竟然勾缠在他的脖劲处,而非他的手臂,她勾的紧紧的,还用力的将他的头往她脑袋处靠去。

洛北渊喉间一干,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虽然不想妥协,可女孩子力气也不小,他只好靠了过去。

他的薄唇就几乎碰到她的头发了,发间幽香的气息,令他神魂一震,差点迷失。

乔安安找到了一个非常有力的依靠,她浑身也散松了下来,她的头贴着他的脸,她的脸蛋靠着他的肩膀,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洛北渊今晚只是过来谈工作的事情,可没想到,会捡到一个醉酒的乔安安。

有些事情,冥冥之中仿佛早已注定了,他和她之间。

轿车穿过夜色下灯红酒绿的闹市,窗外人流拥动,繁华热闹,车窗内却安静的能听到身边女人轻细的呼吸声。

洛北渊维持着一个动作,没有动,目光也似有若无的落在女人美丽的侧脸上,秀气的眉儿下,一双合着的眸子,浓密又乌黑的睫毛遮出小片的阴影,挺俏的秀鼻下是一双饱满诱人的唇,微微嘟着,唇色水润娇嫩,透着年轻春青的气息。

洛北渊的心跳在加快,紧捏着的大掌,沁出一抹汗湿,他为自己脑海里的画面感到羞愧,可明知道不该去想,脑子却不听话,连目光也移不开。

见鬼了,他怎么会对一个还算陌生的女人,产生这种强烈的信号呢?

他又不是没有见过美女,从小到大,身边美女如云,他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想要占有过,可此刻,对于这个在他面前各种狼狈出糗的女孩子,却有了一种强烈的想拥有和保护她的感觉。

碎花吊带裙小美女游乐园高清美拍图片

这就是……心动了吗?

洛北渊幽眸变的深沉,他为自己快速跳动的心感到可笑。

英名一世,要栽在这个女孩身上了吗?

轿车平稳的往前行驶着,洛北渊理不清内心的思绪。

乔安安此刻却难受的不行,意识模模糊糊的,眼皮沉重,只想睡觉,天塌下来,她可能也管不着了。

终于,轿车到达停车场内,洛北渊付了钱,代驾一脸惊叹的离开。

洛北渊看着靠在后座上已经睡到迷糊的女孩,无奈的叹了口气。

要不是怕她被人欺负,他真想把她扔马路边上,让她偿偿人间险恶,让她明白一个女孩子跑酒吧去喝酒,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想看到她被吓哭,醒后的悔责。

可事实上,洛北渊看似心狠的以为,却还是敌不过那一抹心软。

他伸手将乔安安从车子里抱了出来,女孩子有些抗拒的推了推他,可力气小的连蚊子都捏不死,洛北渊看着好笑,这会儿倒是知道拒绝了,刚才在酒吧里,怎么没见她这么有骨气?

洛北渊将她打横抱在怀里,才发现,她真的很轻,目测不过百,可身材却很不错,该细的地方细,该膨胀的地方很胀,男人目光变的幽深难测起来。

电梯到了乔安安所在的楼层,洛北渊抱着她来到门口,正要去她的身上找钥匙,才发现,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工装,什么包也没见着,这是不是说明,她今天无家可归了?

洛北渊眉宇紧皱了起来,她的家进不去,难道,要把她带回自己家去住吗?

洛北渊一时有些为难,先不说他愿不愿意,万一这个女孩醒来了,把他当成坏人怎么办?

“呕!”就在洛北渊考虑的时候,怀里的女人突然发出一声令他惊悚的声音,她想吐了。

可能是坐了车,加上他抱着她摇晃,让她胃部不适了。

看到她这副模样,洛北渊已经不需要考虑了,直接将她抱进电梯,直达自己所住的顶层,他的家,占据了三楼,像别墅一样,又宽敞又明亮,里面的装璜也透着男性的阳刚简约气息。

洛北渊真怕这个女人吐在他的身上,所以,他不管不顾的只把她抱进了浴室,果然,女人脚还没沾地上,就已经吐了,吐在了他的浴室地板上,其中还飞溅了一些在男人的衣服上,男人无比嫌弃的扭开了脸,真的没法看了。

乔安安吐完了,也轻松了,脑袋一歪,又继续靠在男人怀里睡着了。

洛北渊真是无语极了,看着她这一副不能自理的样子,真的想就这样扔她在地板上过一夜得了。

可是,地板太凉了,她又身着单薄,万一冻坏了,岂不是又还得带她去看医生?

洛北渊最终还是抱她到了客房的床上,一沾上柔软的床,乔安安睡的更加安稳了,她拥住被子,将自己蜷缩起来。

洛北渊看到她脚上还穿着的黑色高跟鞋,他认命般的弯腰,解开带子,脱了下来,一双洁白玲珑的玉足,又令男人心神恍惚了一下。

这个女人浑身上下看上去都带着一点大小姐的娇贵,看样子,从小也是精细着养大的,可世事无常,她这个大小姐竟然要沦落到酒吧去工作赚钱了。

替她把被子盖上,盖住了她的风情。

洛北渊管不住同情的目光,又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

这才转身去了浴室,把她刚才吐的东西收拾干净后,又拿了一条毛巾,沾了热水,过来给她擦洗了脸。

女人发出几声不情愿的呢喃声,洛北渊才不管她,擦拭的动作很用力,直到把她整张脸都擦干净了,这才收手。

只是,看着她不足自己巴掌大的小脸,眉目清丽干净,说不出来的美好。

洛北渊觉的自己今天有些走火入魔了,为什么总是盯着她就能发呆呢?这绝对不是真正的他,他是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迷失自我的。

洛北渊暗自咬牙,起身,走进浴室准备洗澡,把浑身洗干净后,男人扯了一条浴袍穿上,走了出来。

Categories : 未分类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