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珠,我知道你不会再原谅我,但我真的想迷补我之前的过错,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女儿还要读书,往后还需要嫁人,我想给女儿更好的条件。”乔大伟低声说道。

张秀珠表情变化了一下,她盯着乔大伟:“你能给女儿什么样的条件?”

“我会把公司交给她。”乔大伟突然说道。

“呵,你确定?”张秀珠倒是大吃了一惊。

“我很确定,虽然安安是个女孩子,可现在很多优秀的女企业家,我相信,安安将来也会是一位好老板的。”乔大伟十分肯定的说。

乔安安擦着头发从走廊里走过来,听到爸爸的话,她嘟嚷道:“我可不是当老板的料,爸,你别把希望放在我身上。”

张秀珠听到女儿说这种没出息的话,立即站起来,走过去一把抓住女儿的手臂:“安安,你听见了没有?你爸爸终于把你当接班人来培养了,你拿出点骨气来。”

乔安安被妈妈抓住拽到乔大伟的面前,她一脸蒙圈。

“安安,爸爸决定了,公司一定会交给你打理的,从现在开始,你以后就到公司来,爸爸亲手教你怎么经营公司。”乔大伟望着女儿,语气多了份慈爱。

乔安安看着爸爸,又看看妈妈。

张秀珠目光如刀似的盯着乔大伟:“你说话可得算话。”

“我这次是认真的,不会食言,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乔大伟为了挽回妻女对他的信任,不许发下毒誓。

小诺的流光溢彩

“爸,你别乱说话,誓言可不能乱说。”乔安安顿时急了。

张秀珠却讥嘲道:“没事,让他说,他活该。”

乔大伟见张秀珠又开始骂他了,他有些脸红的伸手挠了挠头发,这才发现,自己头顶上早没了头发,而且不仅头发掉了不少,还白了很多,自己照镜子都感叹岁月不在,他更是想明白了,秦柔柔说爱他,那是鬼话,爱他的钱才是真的。

乔安安发现爸爸好像变了,又好像真的老了,头发都白了一大片,她顿觉的心疼,相比之下,这段时间心情好起来的妈妈,整个人焕发了新颜,是不是活着,别太作?

张秀珠的一桩心事,总算是放下了,以前她其实一直很担心自己唯一的女儿,如果乔大伟要退下来了,公司的管理权是不是要落在乔家哪位侄儿的手里,说实话,公司基本上是乔大伟打下来的,如果要送给他的侄子,张秀珠的内心,始终有些堵闷,当年她的嫁妆算是公司的启动资金,她只希望,这所有的好,都只落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这一晚,张秀珠留了乔大伟吃晚饭,乔大伟跌至低谷的心情,总算有了安慰,吃过晚饭,他就留下了一张卡离开了。

乔安安看着妈妈洗碗发呆的样子,她在旁边笑起来:“妈,我来洗吧,你回房间发呆去。”

张秀珠瞪她一眼:“谁发呆了,我只是在想事情。”

“妈,你还有什么事情好想的,爸回心转意了,我知道你不原谅他,但至少……他现在认可你的好了。”乔安安忍不住替妈妈感到高兴,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次。

“呵,他现在认识到我的好,太迟了。”张秀珠岔岔不平的刷着碗,仿佛那碗就是乔大伟,她要刮一层膝下来。

乔安安知道妈妈就是嘴硬心软,她笑了笑:“妈,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无条件支持你。”

“安安,你说……我以前是不是也有做的不太好的地方?”张秀珠突然平静了,转过头望着女儿。

乔安安愣了一下,妈妈这是要反省自己了吗?

“没…没有啊。”乔安安可不想惹怒妈妈,赶紧摇头。

“你说实话,妈不骂你。”张秀珠知道女儿这是在装傻,赶紧说道。

乔安安偷瞄了一眼妈妈的表情,这才吐吐舌头:“那我真说了,你就是太操心了,家里家外的事,你都想管,爸爸在外奔波劳碌,也是为了赚钱,说实话,你……你太疑神疑鬼了,我相信哪个男人都受不了每天电话轰炸,回家又冷战,还监视行踪。”

“我真的做的这么过份吗?”张秀珠一脸忧伤的说。

“你自己以为那是对爸爸的爱,可爸爸一定是喘不过气来了,才会被秦柔柔给迷惑的,你也看见她了,她就爱装温柔大方,男人可能都抵不过女人的温柔体贴吧。”乔安安想到这一点,也有些伤感,爸爸如此,那洛北渊呢?他是不是也喜欢温柔一些的?

“我知道,一段婚姻的结束,两个人都有责任,你去休息吧。”张秀珠终于顿悟了,转身继续做事。

“妈,我来帮你吧。”乔安安心疼妈妈。

“不用,你去休息。”张秀珠望了一眼女儿,突然露出心慰的笑容:“答应妈妈,好好努力,以后公司就交给你了。”

“妈……我应付不来的。”乔安安急了眼,她真不想当继承人。

“怎么应付不来?你不还有洛北渊吗?他肯定会帮你的,安安,我打听过洛北渊的家世,人家可是真正的贵公子,你要攀上人家,自己必须优秀。”张秀珠为了女儿的幸福,在几个富婆那里八卦了 下洛家的情况,越听越心惊,越听越没底气,唉,人比人,真的不如人。

乔安安一下子就脸红了,捂着俏脸小声说道:“人家也有公司要打理啊,哪里处处都帮得了我。”

“等他变成你的老公,你的所有事情,他都会帮你的,我觉的他这人还是挺可靠的,比你爸强多了。”张秀珠以过来人的眼光看这个准女婿,越看越满意。

“妈,你说什么呢?八字还没一撇呢。”乔安安羞的转身就跑走了。

刚进房间,就听到短信的声音,乔安安快步走过去,看到洛北渊发来的短信。

乔安安立即回了一个电话过去,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安静的夜晚,格外的撩人。

“你爸妈的感情好些了吗?”洛北渊关心的问。

乔安安点点头:“好了些,我妈也在反省了,看来,等他们都想通了,说不定这道坎就过去了。”

“那好,希望他们还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洛北渊想到之前她孤孤单单的样子,真的很心疼她。

“希望吧。”乔安安抿嘴笑了起来。

“晚安,早点睡,明早见。”洛北渊恋恋不舍的说。

“嗯,晚安。”乔安安也小声道别。

Categories : 未分类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