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凌墨锋面前的这个知性优雅的女人,正是陈复羽,凌墨锋的发小,年纪轻轻已经是著名的生物学家。

凌墨锋至所以会这么惊讶的看到她,是因为,陈复羽一年前前往南极考察的游轮出了事故,陈复羽一年多没有消息。

陈复羽目光有些炽热的看着眼前优雅清贵的男人,她回头左右望了望:“刚醒过来,就听说订婚了。”

“出什么事情了?”凌墨锋还是很惊喜的,当年失去她消息,他还感慨过,陈复羽是一个很努力的女人,凌墨锋很欣赏她对工作的执着,如果这么年轻就丢了性命,的确很可惜,对于生物界来说,少了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学者,也是一大损失。

“我头部受了重创,在医院躺了大半年,记忆受损,前不久才彻底复查回国,墨锋,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已经是那天上的太阳了,让人都不敢再直视,我的总统先生。”陈复羽脸含微笑,落落大方的表情却暗含失落。

凌墨锋为她历劫回国感到开心,可却在听到她的话后,又微微一怔。

季枭寒在旁边看着这两个外别重逢的故友,幽深的眸光里闪了闪。

凌墨锋和这个陈复羽的事情,季枭寒当然清楚的,他们曾经是在一个环境中长大,两个人都非常努力优秀,当初,季枭寒以为他们会成为一对,可后来,两个人发展的方向不一样了,他们却又并没有表现出他所想的那种感情。

远处,蓝言希一双美眸已经睁大了一圈,正呆呆的望着这边。

唐悠悠也跟着看过来,立即好奇的问她:“总统先生身边那个穿红礼服的女人,认识吗?”

蓝言希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她在确认一件事情,当那个女人转过头看向这边的时候,蓝言希心弦一颤。

“蓝小姐,还好吧。”唐悠悠关切的伸手抓了一下她的手臂。

度假女生

蓝言希心脏跳的有些快,转过头来看着唐悠悠,眼神有着一抹惊慌。

“怎么了?”唐悠悠见她这样的表情,立即也跟着紧张起来。

“那个女人是凌墨锋以前玩的很好的朋友,她怎么来了?”蓝言希当初在凌墨锋的相册里看到了她,虽然时过境迁,他们已经不是少年少女的模样了,可蓝言希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优雅的女人就是凌墨锋照片上的那一个。

唐悠悠也是女人,心思敏感细腻,听到蓝言希好像挺惊慌的,她立即放低了声音问她:“不会是总统先生的青梅竹马吧?她是过来跟争抢他的?”

“我不知道,但我觉的…很不踏实。”蓝言希已经把唐悠悠当成了好朋友,所以,她才会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表现出来。

唐悠悠立即皱了眉儿,温柔安慰她:“别害怕,总统先生那么爱,他肯定会给足够的安感的。”

“我当然相信他了,可我不相信那个女人。”蓝言希仍然很惊慌。

由其是她发现那个女人比自己所想的还要漂亮大气,她一下子就没有了自信心。

“蓝小姐,走吧,我陪过去打个招呼,试探一下就知道了。”唐悠悠也经历过这种惊慌不安的阶段,由其是当她发现自己所爱的男人对别的女人多了一份关心时,那简直就是万箭扎心的痛楚。

“悠悠姐,谢谢。”这会儿,蓝言希不再称呼她唐小姐了,而是直接改了口,因为,她发现唐悠悠竟然也能给她一丝安感。

唐悠悠忍不住抿唇一笑,伸手挽住了她的手臂,在她耳边轻声安慰:“记住,才是凌墨锋最喜欢的女人,他是总统先生,他不可能冷着脸对待别的异性,放宽心就是了。”

蓝言希被她安慰的心情平静了不少,是啊,凌墨锋天生就是温和性的男人,他此刻虽然跟对方说着话,可她不能要求他冷着脸说。

正当蓝言希心里发酸的时候,她看到了凌墨锋快步的朝着她走了过来。“悠悠姐,他过来了。”蓝言希这会儿好似受惊了一般。

“那过去啊。”唐悠悠轻轻将她推了一下,蓝言希立即就往前走了两步,凌墨锋已经伸出大掌,温柔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声线带着笑意:“言希,我介绍一个人给认识,应该是见过她的。”

“我是见过啊,在相册里嘛。”蓝言希立即小声嘟嚷道。

凌墨锋见她这脸色不对劲,赶紧停了脚步,轻柔的关心问她:“怎么了?”

蓝言希立即振了一下精神,她不能不战而退的,更不可能让凌墨锋丢了颜面,她立即扬嘴笑了起来:“没什么,不是要介绍我们认识吗?走啊。”

凌墨锋还是觉的她情绪好像有些奇怪,随后,他突然想到一个原因了。

凌墨锋牵着蓝言希的手,站在了陈复羽的面前。

陈复羽微微扬了下巴,一双美丽的眼睛在蓝言希的脸上身上打量着。

第一个感觉,很年轻,脸上还有些稚气未脱,应该是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吧,一看就是涉世未深的样子,真不知道她是凭什么打动凌墨锋的心。

“言希,她叫陈复羽,生物学家。”凌墨锋还是很开心能够将自己的妻子介绍给朋友认识的。

蓝言希立即抬手朝对方甜甜一笑:“好,我叫蓝言希,很高兴认识。”

“我也很高兴,真没想到墨锋竟然喜欢这种类型的,以前还一直好奇他会娶什么样的女人为妻呢,看到,我终于得到答案了。”陈复羽脸上一片笑意,看着好像也很开心。

蓝言希尴尬的看了一眼凌墨锋,凌墨锋也正温柔的注视着她。

“墨锋,终于实现的梦想了,我为感到骄傲。”陈复羽的目光继续盯在了凌墨锋的脸上,那份笑意非常的真切。

凌墨锋点了点头:“谢谢,大病刚好,应该多注意休息。”

“如果是别人的宴会,我当然不会带病过来,可不一样,我们一起走过那么长的岁月,我要亲自过来为送上祝福。”陈复羽的每一句话,都暗示着她对凌墨锋的感情很不一样。

蓝言希不傻,相反的,女人在吃醋这方面很有天赋的,也许凌墨锋听出的是友情,可蓝言希却听出了挑恤。

“蓝小姐,初次见面,我敬一杯。”陈复羽伸手拿了一杯酒过来,朝蓝言希举了起来。

蓝言希当然不会示弱,立即伸手要去拿旁边的酒杯,手刚伸出去,凌墨锋就立即抓住了她的手腕,声音透着一丝轻责:“言希,现在不能喝酒,忘记我们备孕的事情了?”

蓝言希一愣,如果凌墨锋不及时提醒她,她可能会跟陈复羽拼酒都不怕。

陈复羽的脸色瞬间一僵,本来血气不够,这会儿更显苍白,她甚至差一点有些站立不稳。

蓝言希手里被男人强塞过来一杯果汁:“只能喝这个。”

“不好意思,我只能拿这个来敬了。”蓝言希朝陈复羽笑了笑。

陈复羽强压住内心翻滚的情绪,强行扯了一抹笑:“没关系,们不是才刚订婚吗?这么着急要孩子啊。”

蓝言希点了点头:“不是我着急,是他着急,他年纪太大了。”

凌墨锋在旁边俊脸一愕,这个小女人果然还是嫌弃他了。

陈复羽听出了蓝言希这一语双关的提醒,是不是也在提醒她,她的年纪也很大了?

陈复羽比凌墨锋小一岁,但今年也已经二十八岁了,女人在这个年纪如果没有结婚,还是会被人看成了大龄剩女的。

好一张灵牙利嘴,陈复羽在心底冷嘲。

Categories : 未分类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