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们三个的样子,十三爷心里就叹息了一下,自己的嘴还是快了些,这些事情安然必然会想到的,如今她们这个反应,想来是安然没有吐露过,未免她们太过担心和害怕吧?然而自己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了,好在安然现在睡着,不然自己会不会遭白眼都说不定了。

“对,皇上。”十三点头。“京城中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过去的?尤其是安然这种身份,牵扯这么多阿哥,你因为皇上是傻子吗?你以为这是后宫里的宫心计吗?皇上不太过理会,能牵扯这么多位阿哥的姑娘,皇上自然是好奇的,自然是不喜欢的。”

“呵”嫣然冷笑了一下。“真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合着都是我们的错了,怎么不说阿哥们的错啊?我们安然讨人喜欢也是错的了?”

“就是,我看啊,就是没有胸襟,什么人啊,小姐哪里想招惹阿哥们的,还不是。。。”翠花说到这里及时的住了嘴,这一句阿哥们还包含十三爷啊,对着十三爷就吐了吐舌头,做鬼脸化解尴尬。

十三爷自然是不会太在意的,无奈的笑着摇头。“我说的意思你们没有理解上去,我说的是,皇上能够注意到安然是因为我们兄弟几个,你们也知道皇位只有一个,很多时候,女人都是牺牲品,皇上自然是会认为什么红颜祸水之类的,或者明明知道不是祸水,也要安一个这样的名称,皇家嘛,总是要体面一些的,所以没有办法啊,而且当时在怡红院闹的那么凶,你们以为罗察之女的事情是那么好过的?你们以为我们几个平日里总是在怡红院待着,皇上会喜欢吗?自然是不能够的,世俗的眼光加上偏见,还有一些看不见的龌蹉的借口,都足以让安然在京城名声大噪了。”

这个问题真是不值得在这个时候讨论,当当拍了拍桌子试图让她们清醒一下。“我说,现在不是说这些问题的时候,现在不是要说那个宋公子吗?嫣然你究竟有没有头绪?”

嫣然也收敛了心神,头脑快速风暴一下,半晌咬了咬唇。“不若你再给我一点提示,例如什么时候见过宋公子?”

“应该是在晚上吧。”当当开始努力的回忆。“我只记得当时我在二楼看着那宋公子进来的时候,足足愣了半晌,说真的,我从未见过那般漂亮的男人,后来那公子送安然东西的时候安然也愣了一下,不过你们也知道,安然内心还是十分强大的,自然是比我要好上很多,只是诧异了一下,就道谢收了东西,至于他们说了些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因为咱们楼里很吵,那个时候,翠花好像还不在安然身边,安然和那个宋公子在廊下说话,要不是因为宋公子过分漂亮,我也不会注意的更不会到今日还能够想起来。”

“那能不能想起来送了什么?”十三爷追问。

当当脸色有些潮红,眼睛里是歉意。“抱歉啊,我没注意,而且当时离的很远,我光看那宋公子的脸了。”

“你这个色女。”嫣然情不自禁的呵斥了一句。“你说说,你当时要是多留意一下该多好?”

清纯mm在春风沉醉的早晨

当当自然是不服气的。“若我不是色女,恐怕到现在都不会想起来还有个漂亮的宋公子送过安然东西的吧?真是的。”

“那这样只能是现在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想起来,如果想不起来的话,只能等安然醒了,如果安然也忘记了,那只能。。。。。”嫣然说着,有些欲言又止的,不过耳根子微微有些烫。

“只能怎样?”翠花有些着急,当当也在等着两个人似乎有些着急,而十三爷依旧慵懒的样子,淡定的不得了。

还能只能怎样?嫣然硬着头皮咬了咬牙。“只能是告诉人家我找他了,好不好用就看怡红院这三个字了。”

“也对。”翠花挑眉,笑着看嫣然。“也许你的名号要比怡红院更好用也说不定啊。”

“你。。”嫣然满脸通红,抬手就要去打翠花,翠花眼疾手快的直接躲到了十三爷身后。

“好啦。”十三爷笑着拉着追打翠花的嫣然,当当还在一旁看热闹。“找东西吧,明天不是还要搬家吗?酒吧还要正常开业,孔明灯还要继续做,估计烟花什么的,明天安然该着手了,所以时间不多了。”

“好吧。”嫣然撇撇嘴,瞪了一眼翠花就开始找东西,三个人翻箱倒柜的,足足三个大的妆奁一样一样的翻找,一样一样的对号入座,很多东西都是找不到送的主人的,安然对于这些事情是比较马虎的,有的甚至都不知道当时随手就放在哪里了,都是翠花在一直管理,不然也不能积攒这么多。

过来半晌嫣然才一脸颓废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不找了,这么多都不知道谁送的,去哪里知道到底哪个是宋公子送的啊?这太难了。”

“是啊。”当当也放弃了,三个人都是一脸的失望。

翠花乖乖的开始收拾东西,虽然有些失望不过清点一下安然的好东西,心里还是比较开心的。“你们说,小姐这些东西是不是很值钱啊?”

十三爷挑眉看过去,这翠花的财迷似乎又犯了了啊,不过也懒得回答了,安然留下的东西,必然都是顶顶好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啊。

“你要干嘛?翠花?”嫣然放下茶杯歪头看着翠花。

“不干嘛啊。”翠花瞥了眼过去。“我就是突然间觉得,似乎很有钱的样子啊,这些东西积攒起来还真的挺多的。”

“好了,都快回去休息吧。”十三爷懒得废话了。“今天晚上我睡在这里,你们安心睡。”

“好吧。”嫣然和当当纷纷起身,翠花也归置好了妆奁,三个人带着失望回了自己的房间。

三个小丫头走了之后,十三爷先是去了安然的床边看了一眼,安然睡的很熟,没有醒来的迹象放心的回榻上继续躺着,脑子里回想气刚刚一直都在说的宋公子,早年间十三爷还真的听过关于宋公子的传闻,不过当时也没有太过理会,据说这宋公子武功出神入化喜好让人捉摸不透,不少宦官家的小姐都倾心于他,不过他似乎谁也看不的样子,其人也是神秘的很,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找到,如果不能的话,只能写信给四爷了,看看四爷有没有好的办法,可是现在马上就年关了,四爷一定很忙,真的不是好时候啊。

Categories : 未分类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