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慧彻底睡着的时候,十四爷才从地图上收回目光,刚才对敏慧说的那一番话,虽说都是真心话,可也知道过分了些,叹了口气才慢慢的站起来走出去,满心都是挂念着安然,也不知道福泉到了没有。

时间越来越靠近晚上的时候,安然府内的人都沉着脸,坐在一起不说话,没有一个想走的,纵然知道不能不去酒吧,可也都懒懒的不挪动一分。

“行了,去酒吧的,都跟我走吧。”最后还是嫣然站了起来,扫了一眼众人,内心十分的纠结。

“好吧。”大奎点点头。“也不能再拖下去了,今天开业的时间已经延后这么多了。”

在当归也想起身到时候,就被慵懒的毒王叫住了。“当归你等一下。”

愣了一下的当归还再敲着鼓,看着毒王有些发懵,脑子快速的转了一下以为是要留下自己,直接就扬起了笑脸。“前辈有事?”

这小心思自然是瞒不过毒王的,毒王撇撇嘴。“你高兴什么?我只是要在鼓里加一些东西罢了。”

说罢已经站起来要走的众人,都投去了了然的目光,其中只有一个嫣然是赞同的,眉开眼笑的看着毒王。“毒王前辈,你要加什么?可是要疼死九爷吗?太好了。”

“这都什么话?”毒王头也没抬,结过了当归的手中鼓,从怀里掏出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快速的放进了鼓内,众人都没看清楚。

“行了,你接着敲,只要这鼓一日不停,九爷就昏睡不醒。”

“还有这办法呢?”嫣然跳脚了。“你怎么不早说呢?早加啊。”

甜品店吃点心的清纯美女图片

“我也是刚刚研究出来的,你以为我不想加啊,老子都快累死了。”已经气到吹胡子的毒王慵懒的靠在了椅子上,看着嫣然没有好脸色。

这也就算是解决了九爷了,满屋子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嫣然眉开眼笑的带着众人走了,看着她们的后背,当当才凑近毒王轻声问了句。“师傅,你跟我说实话,你加了什么东西?”

还真的骗谁都骗不了当当啊,都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还真的是这么个道理,毒王认真的看了一眼当当,也小声的回了句。“差不多能让他心智毁的东西。”

这两个人就跟地下特务接头一样,一旁的福泉听了个清楚明白,还有小八,两个人心里都是一惊,修罗就相对淡定了许多,脸上没什么太多的表情,只是瞳孔略微的缩了缩。

翠花没有理会他们,继续照顾这安然,说照顾其实也没做什么,只是守在了安然身边而已,蒋浩敏搬来椅子坐在了离安然最近的地方,手上的伤口已经包扎过了,胡郎中也没走,在府里帮忙。

大家都在纷纷祈祷今夜不要出事的时候,蒋浩敏的亲信就来报信了,翠花听见了前院的人站在门口喊人的时候十分自然的看了一眼蒋浩敏。

无奈的蒋浩敏只得起身走了出去,到了前院看见人之后,眉头更紧了。

“何事?”

这声音都能掉冰渣了,一直以来蒋浩敏都是笑眯眯的样子,什么时候这么冷冰冰的了?蒋府的下人哆嗦了一下,想起老妇人的话,只好硬着头皮小声的回答。

“老妇人已经找了你许多天了,可能是有事,奴才不敢耽搁就来了。”

“母亲?”虽说一百个不情愿回去,可是蒋浩敏还是十分惦记自己的母亲的。

“是。”下人点头。

“你可知道是什么事?”没有挪动脚步的蒋浩敏依旧站在院子里,双手放在了身后。

“奴才不知。”

最终还是蒋浩敏妥协了,想来母亲找自己也没什么大事,多说就是那些个亲戚罢了。“罢了,我随你回去,只是你是知道规矩的,切莫告诉别人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两个人还没进蒋府的时候,就听见蒋府里吵吵闹闹、哭哭啼啼的,简直就是菜市场一样,说什么话的都有。

心下有些着急,母亲一个人是应付不了的,蒋浩敏脚步加快了一些,进了院子之后就看见母亲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院子里都是人,站着的,跪着的,期期艾艾的。

“母亲。”几步就走过去的蒋浩敏扬起了笑脸站在了蒋母的面前。

蒋夫人还没说话,笑脸也刚刚扬了起来的时候,蒋浩辉就走了过来,一个巴掌对着蒋浩敏就挥了过去。

“跪下。”

蒋浩敏抬头看了一眼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双生哥哥此刻已经是怒不可遏的看着自己,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

“哥。”

这一声哥叫的蒋浩辉更是要了将这不争气的弟弟扒了皮才解恨,看热闹的人,来讨说法的人,也都纷纷被这个蒋浩辉给震住了,一时间都忘记了要说什么了。

“你给我进来。”

蒋浩敏抬头看了蒋夫人一眼,蒋夫人微微的摇了摇头,并未说话,求救无望的蒋浩敏起身低着头就跟着蒋浩辉进了门。

坐在椅子上的蒋浩辉喝了口茶,看着这个弟弟一时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了。

“哥,我错了。”蒋浩敏机灵的先赔笑脸。

“呵”蒋浩辉冷笑,放下杯子挑眉就看了过去。“先不说你错在哪里了,我只问你一句,安然他们可知道你叫蒋浩敏了?”

“知道。”蒋浩敏低着头小声的回答。

“你说的?”蒋浩辉没有太过在意,他们双生子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多,没什么好在意的,知道就知道了,况且蒋浩敏时常顶着自己的身份来做事,通常都是没有出格的事情,也是可以原谅的,这个家里面他自己一个人也十分的疲累,有个人分担也是好的,况且他们还是一母同胞,没什么不能的。

让蒋浩辉吃惊的是蒋浩敏摇了摇头,声如蚊蚁。“不是,我没说,应该是他们猜到的。”

这让蒋浩辉的心里狠狠的吃了一惊安然他也只是见过一面,剩下的事情也都是蒋浩敏来办的,如何就能知道呢?而且安然她们一行人刚刚来了多久不可能知道这么快啊。

“你没有问为什么?”

“没有“蒋浩敏乖巧的摇了摇头。

蒋浩辉眯了眯眼睛,这个弟弟他是了解的,不可能愚蠢到这个地步,除非。。。喜欢上了安然?回想起自己见安然的第一面也是有心动的,就稍微的理解了那么一点点。

Categories : 未分类

Tagged :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