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大师很激动,他万万没有想到,区区一个五级炼器师,居然知道如此珍贵的炼器配方。

“苏莫,这凝雪寒霜刀的炼制之法,你真的送给我了!”崔大师面露惊疑之色,不确定的问道。

他实在不敢相信,如此珍贵的炼器配方,苏莫居然拱手相送。

“崔大师,实不相瞒,你现在看到的配方并不完整,缺少了一种最重要的材料。”苏莫心中一动,随即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缺少哪种材料?”崔大师眼眸直勾勾的盯着苏莫,迫不及待的问道。

崔大师的眼神就如看到美女的色狼一般,眸中泛起幽幽的光芒,让苏莫不寒而栗。

“哎!晚辈最近着急购买梦幻石和空意木,心律焦躁,一时间也记不清了!”苏莫叹了口气,摇头道。

“你……!”

崔大师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差点被气的吐血,这谎言也太扯淡了吧!

你好歹也是一名真玄境武者,心律焦躁?记不清了?

这就是睁着眼睛假话啊!

而且还是的面不改色,煞有其事。

绝世美人纯白大片清纯唯美

崔大师脸色阴晴不定,他也不傻,自然知道苏莫的意思。

对方是让他告知梦幻石和空意木的消息,如此两人算是交易了。

脸色变幻了片刻,崔大师沉声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这配方的真假?”

“呵呵!”

苏莫闻言轻笑一声,道“崔大师乃是王级上品炼器师,对于一些炼器材料的特性,想必比晚辈要清楚的多,自然能分辨出真假!”

崔大师再次查看了一番玉简中的内容,片刻之后,微微点了点头。

以他的炼器造诣,自然能看出来,这里面记载的那些材料,每一种材料都是环环相扣,材料特性刚好能组合起来。

而且,这个配方颇为不凡。

因为一般的皇级下品兵器,最少都要三百种以上的材料才能炼制而成。

而这种凝雪寒霜刀,只需要一百九十八种材料,打破了炼器界的认知。

苏莫面带微笑,只是静静的看着崔大师,他明白这凝雪寒霜刀炼制之法在对方心中的分量,相信对方会做出妥协。

崔大师沉默不语,足足过了十个呼吸的时间,他才咬了咬牙,心中做出了决定。

自己只需一句话,就能获得如此珍贵的炼器配方,他若是拒绝了,那真是天理不容。

“本堂的胡副堂主手中,就有梦幻石和空意木!”

崔大师沉声道,言罢,他目光火热的盯着苏莫,道“我已经告诉了你两种材料的下落,你快这配方还缺什么材料?”

“胡副堂主?”苏莫闻言恍然,原来梦幻石和空意木依旧在天涯海阁,只不过是在私人的手中。

“胡副堂主在哪里?”苏莫并未回答对方的问话,而是继续相问。

“楼下大厅主持议事的人,便是胡副堂主。”崔大师道。

“原来如此!”苏莫了然,原来是那位白发老者。

“子,你快告诉我到底缺哪一种材料?”崔大师急不可耐的催促了起来。

“呃……这个,其实并不缺材料!”苏莫尴尬一笑道。

之前他括印凝雪寒爽刀并未多想,配方与炼制之法都完整的括印了下来,后来担心对方收了他的礼物后,也不会告知他消息,所以苏莫便耍了个心眼。

“什么?”

崔大师闻言一怔,旋即立刻大怒了起来,这个子居然敢戏弄于他!

“子,你敢耍本大师?”

崔大师怒喝一声,身上玄力涌动,强大的气势瞬间压迫在了苏莫的身上。

崔大师修为极高,他不仅仅是王级上品炼器师,其还是一位武王境八重强者。

强大的威压临身,苏莫身形一震,顿感身上压了一座万丈巨山,沉重无比,差点将他压趴下。

“崔大师,晚辈并无戏弄之心,只是梦幻石和空意木对于我实在太过重要了,晚辈也是迫不得已!”苏莫急忙道。

“哼!你敢戏弄本大师,罪不可赦!”

崔大师冷哼一声,一个区区的五级炼器师,戏弄他一个六级的王级炼器师,这是不可饶恕的!

话音一落,崔大师手掌一张,就欲惩戒苏莫一番。

苏莫见此面色一变,急忙道“崔大师,炼制凝雪寒霜刀有很多注意事项,没有晚辈告知,你很难炼制出来!”

崔大师闻言一怔,面现迟疑之色,疑惑道“有什么注意事项?”

皇级兵器的炼制当然有很多注意事项,这点崔大师当然明白,但若是能从苏莫口中得知具体情况,他也能少走很多弯路。

所以,崔大师暂时停止了出手。

苏莫沉吟一番,道“皇级兵器的炼制,看似简单,实则复杂无比,待晚辈购买到梦幻石和空意木,我们再详谈如何?”

“好吧,本大师等你!”

崔大师闻言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旋即他又道“别怪本大师没提醒你,想从胡副堂主手中得到宝物,比登天还难!”

崔大师当然明白炼制皇级兵器的困难,若不然他也不会卡在王级上品级别数十年,这其内的门道非常复杂,若是苏莫有经验,那真的是能助他一臂之力。

反正以苏莫的实力,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这点崔大师还是极为自信的。

“大师放心,晚辈自有办法!”苏莫微微一笑,随即转身离开。

转过身,苏莫脸色突然转冷,这个崔大师真是够无耻的,得了他如此珍贵的礼物,居然还想对他出手。

少倾,苏莫嘴角一勾,他决定惩戒此人一番。

虽然他的实力和身份不如对方,但他有的是手段,不把对方整服了,对方还以为他是能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告别了崔大师之后,苏莫便大步的离开了二楼,来到了通往一楼大厅的楼梯口。

远远的,苏莫看到下方大厅中胡副堂主还在议事,他便在楼梯口等待了起来。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下方的议事才结束,一众炼器师纷纷离开。

这时,胡副堂主也长身而起,准备离。

苏莫见此,快速的走下了楼梯,向胡副堂主走。

“前辈请留步!”

Categories : 未分类

Tagged :

头像

admin